今朝

头像是偷@白止 的图

cp主吃个人中心向,雷不多。
李白茨木爆豪是我的小宝贝

雷不多的意思就是我可能会疯狂踩你的雷
除了all白all茨all爆不逆以外什么cp都可以吃

逆也是可以逆的,我就是这么随便

【茨木】待君一人归


为了纪念凑齐茨宝宝的产物,无cp向。硬是要说,大概是我x茨木,吃我安利吗bushi

题目与内容无关。
晴明视角,私设遍地。

———————————
*
  我与他的初见,是在那百鬼夜行会上。
 
  这夜,形色妖怪出没于平安京大街小巷。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而我也一如既往似闲逛般游走于街市,眼神不经意瞟向四周,将各处发生的情景尽收眼底。
   妖多,隐患便大了。肩负着守护王都百姓的责任,我必须在场。
  不过这妖怪们的集会也挺有意思,偶尔遇到些新奇玩意儿,便停下来看看,也不失为一种消遣。
 
  我就是在这时遇到他的。茨木童子,那个白发大妖。
 
*
  未见其人,便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妖气。
 
  我持扇的手不自觉攥紧了些,仅仅是从这不经意流露出的妖气里我便能感觉到他的强大,若是他要此刻发难,我自问无可奈何。
  所幸他这流露出的妖气不像示威,也不带一丝威胁。
  反倒是,有些像未经处事的孩子不懂该如何收敛自己的锋芒一般。
 
  我的猜测没错。
  他从我正面走来,周遭小妖都因畏惧而躲得远远的,胆子大一点的也只敢在五米开外悄悄观望。
 
  冷冷清清一条街与这喧嚷的集会格格不入。
 
  他近了,一身威风凛凛的肩甲,一头直垂到膝的白色长发,乱糟糟的,似乎从未打理过一般。漆黑深邃的眸子里是不加掩饰的戾气与张狂,是个大妖。
  未曾听说过这大妖的名号,想必是第一次来这京都的百鬼夜行会,或许是在深山中待腻了,来这儿图个新鲜。
 
  “阴阳师晴明,幸会。”
 
   看到在我面前站定,我露出一个体面的微笑。
   而他似乎并不懂什么叫做礼貌,也并不打算自报名号,只是上下打量着我。
 
  过了一会儿他开口了:

  “喂,阴阳师,你看见过一个叫酒吞童子的妖怪吗?”

  酒吞童子,倒是略有耳闻。据说是那大江山的鬼王,统领着众多鬼将。不过那大江山离这平安京远的很,基本算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了,他怎会来此处寻人?
 
  “不曾。”
 
  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失望,几乎是在我开口否认的一瞬。这让我更加确信了他应该是初次出山——为了那名叫酒吞童子的妖怪。

“若是不介意告诉我他的样貌,这平安京内我或许可以帮你留意一下。”

  提起那酒吞童子,这大妖眼神中便闪烁着异样兴奋的光芒,我似乎无意间开启了他喋喋不休的属性,我听得不是很仔细,只从他的溢美之词中依稀记住了某些特征,是个持着巨大酒葫芦的红发大妖。
  那次对话就这样结束了,之后他去了哪里,我不知道,他口中的酒吞童子,我也未曾碰见。
 
  事情本该到这里就结束了。
 
*
  可我竟在某个闲适惬意的午后,在庭院里的樱花树下,记起了他。
  或许是记忆的潮海突然涌来,我甚至不清楚距我与他相见已经过了多久。
 
  我注意到面前摊开的宣纸上多了寥寥几笔略显粗糙却也隐隐看得出大致的轮廓,是他的样貌。
  准确的说,是他的背影,他披散的长发。
  因为我早已记不清他的样貌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想为他将这一头糟糕的头发好好梳理一下,再将它们规矩地束起来不至于让他看起来这般颓废。
 
  我也注意到我似乎想要写下他的名字,点下了第一笔却只有从笔尖渲染开来的墨汁。
  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阖眸,嘴角带上了一丝苦笑。
 
  “晴明大人。”
 
  听得一声熟悉的轻唤,我抬起头。
 
  树下那女子一袭红服,与满树樱花相得益彰。三尾狐,除了小白以外陪我最久的式神。
 
  “怎么,今日闲暇?”
 
  “只是觉得您看起来似乎有心事。”她莞尔一笑,走到我身边,目光自然下移至案前。
  “这是,茨木大人?”
  她带着几分惊愕出声,纤手轻掩娇唇。

  “你认识他?”
 
  “自然认得。大江山第一鬼将,威震八方,无人不晓。是个非常强大的妖怪。”
 
  “他叫,茨木?”
 
  “对,茨木。茨木童子。不过…晴明大人怎会与他相识?”
 
  “偶遇罢了,并无瓜葛。”
  的确如此。
 
  那个午后,她告诉了我许多,关于茨木童子的事情。
  ——尽管我并未开口询问。
 
  而随着会话结束,这次也真的该结束了。
  
*
  可我,现在竟踏上了寻他的征程。

  我依稀记起那个午后,夕阳洒下余晖,暮霭遮天,残阳如血。
  那话从我口中道出,突兀,却又像是酝酿已久。
 
  “…你可知,怎样才能寻他?”
 
  意料之外的,她并没有惊愕。
 
  她是个聪慧的女人。我想大概是她看出了某些,连我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端倪吧。
 
  “像晴明大人这般优秀的人,不论多么强大的式神想必都能随手统帅。茨木童子,他也不例外。您只需要像召唤我们一般,找齐那信物,便可将他收入麾下。只是……”她略微迟疑,“稍微有些困难罢了。”
 
  我当时不知她口中的稍微是何等程度,不过我想,无论有多么艰难,我也一定会出发的吧。
 
  我与他,确实就像是我自己所说那般,毫无瓜葛。
  可不知为何,心中有着某种执念。
  觉得这是我所必须要去做的事情,并且,一定要做到。
 
  足下是蜿蜒崎岖的山路,眼前是杂草丛生的灌木。

  回味起他在脑海中逐渐清晰起来的模样,凹凸的石子似乎也不再那么硌脚了。
 
 
  一朝闻君名,寤寐思君颜。
  前路且漫漫,此情长依依。
 
*end

——————————
   
  碎片集齐一个ssr,是我曾经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是为了你,我做到了。
  我什么都不想要,从今以后,有你就够了,茨木童子。
  我会好好宠你,好好爱你。

——————————

*关于文中一些事情的注解

1.百鬼夜行会
纯属瞎扯

2.晴明与茨木初次相遇
私设,因为拿到茨木的碗是在百鬼夜行上,押了茨木还撒中了

3.晴明不知道茨木,而三尾狐却知道,并说“无人不晓”
用了晴明失忆梗。
 
4.你们看不到尬诗对不对,耶

不对应该是没有人看

不过没有关系,我自己爽就好

茨木是我的没有意见吧嘿嘿嘿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