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

本人有病
写文不带脑子


cp主吃个人中心向,雷不多。
李白茨木爆豪是我的小宝贝

雷不多的意思就是我可能会疯狂踩你的雷
除了all白all茨all爆不逆以外什么cp都可以吃

逆也是可以逆的,我就是这么随便

七夕接龙4

  “……不喝就不喝吧,狄大人在这儿坐着,我还能破禁不成?”
  李白讨了个无趣,放下酒坛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这长安城能得今日繁华,还多亏了有狄大人的严格执法啊。”
   
  “我怎么听着这么带刺儿。”

  “哪能,夸你呢。”
  
  李白又嬉皮笑脸的挨着狄仁杰坐下来,趴在狄仁杰肩头。
  
  “我可不信刚被禁了酒的剑仙会这么好心。”
  “可能我今天吃了蜜呢?”
  
  狄仁杰侧过头便直对上了李白的视线,咫尺之距两人呼吸都掺杂在了一起。
  他抬手扣上李白后脑,指节抚过柔软的发丝。
  “我尝尝?”


  伴随着突然的声响包厢的门被打开,没搞清楚状况的元芳愣了在门口,张了张嘴,没敢出声。
  “冒冒失失的,成何体统。”
  狄仁杰神色有些不太自然,轻咳一声开口缓解自己的失态。李白倒像个没事人一样还跟元芳打了声招呼,好像这衣衫不整被人压在身下的不是自己一般。
  “对,对不起……狄大人!!我这就出去,这就出去。”
  狄仁杰扶额,还未来得及好好回味唇齿余香便不得已要离开了。
  “狄大人——”李白故意拖着长长的尾音唤他的名。
  “抱歉,我……”
  “嘘,不用道歉。”李白并起剑指堵住狄仁杰的唇,眼里尽是柔情。“公事重要,快去吧。”

  “你……”
  狄仁杰又想开口,李白再次打断。
  “我保证你不在的时候不会惹事不会乱搞。”

  看着李白竖起三根指头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狄仁杰叹了口气。
  嘴上功夫倒是不错,可执行力就说不准了。
  可他狄仁杰还偏偏拿他没辙,就算惹出天大的事,一望他,心还是会软。

  “但愿如此。”
  

  李白是真的下定决心这次不乱来的——至少前半个时辰是这样。
 
   只是去看看,一会儿就好。
   李白这样想着,然后好死不死的在平康坊偶遇了狄仁杰。
  
   隔老远他就看见狄仁杰那熟悉的背影,情急之下直接钻到了一旁青楼内的垂帘后面。

  
   “……哎,好巧啊狄大人,你也喜欢这帘子啊。”
  李白尴尬地冲拉开帘子的狄仁杰笑笑,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拍拍狄仁杰的肩。“要不然咱们把这帘子买回去。”

  “我看这些姑娘们也挺水灵,要不要都买了去?风流倜傥的剑仙?” 

 

—TBC

 


你们好我是最短最丑的第四棒咸鱼,不小心混进了大佬堆里。
对不起,我这个没有脑子的人只想看他们甜甜蜜蜜恩恩爱爱的谈恋爱,前文是什么我没有看的很明白不过好像有点严肃??
后面发现他们写的也好严肃啊????只有我一个沙雕在里面嘎嘎嘎。
听闻大佬们都写了几千几千的我本来下定决心要加点。
鸽到现在加了一堆废话。(
 
不说了,要落泪了。


我也搞一个置顶

  应该是个破写文的,不会什么华丽的辞藻也没有什么可看的内涵,小学生作文水平
  想要成为一个画手并正在不为这个目标努什么力
 
  喜欢吃粮擅长打call

圈:(所有圈cp都杂,个人中心向,没有什么雷点)

游戏类的圈应该比较长久,只要还在玩儿,应该不会淡。
   阴阳师 
   ssr见一个爱一个,是个颜+ssr势力狗
   目前喜欢茨木大宝贝,大舅,还有鬼切

  游戏也在肝,梅之寒id今朝有酒今朝醉  来找本咸鱼玩呀!

  王者荣耀
  李白大宝贝
  李白受向相关 ♡狄白♡信白♡
  也很喜欢李白史向和李白的诗

  最近又迷上了神都夜行录里的水猴儿。我好想(哔——
 
番圈,热度从高到低(也是入圈从晚到早,对不起,我就是这么容易跳坑)

  小英雄
  爆豪胜己大宝贝
  爆受相关  ♡出胜♡切爆♡轰爆♡

  黑塔利亚
  王耀大宝贝
  左耀相关  ♡耀菊♡耀英♡
 
黑篮
黄濑凉太大宝贝
all黄濑all ♡青黄♡黄青♡
♡青火♡火青♡

目前主小英雄和阴阳师。
小英雄是新入的坑,阴阳师一直在肝
以及李白是一直的最爱

腾讯1980501271,扩扩我!

【轰出】


有轰茶情节,ooc,雷慎

  “你说,轰同学是不是在和丽日同学交往啊?”
 
  “啊?”饭田回过头,有些没反应过来。
 
  绿谷这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说漏了嘴,周围的女生全睁着好奇的眼睛围了过来,绿谷只得把头越埋越低,脸上的温度烫的惊人。

  “呐呐,绿谷君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跟我们说说嘛……!”

  “也……也没有,就……就是……”

  咔吱——

  众人齐刷刷的目光瞬间从绿谷转移到了推门而入的两人身上。
 
  丽日红着脸硬是推开了搂着她的轰,捂着脸飞快的便冲进了寝室。

  轰倒是始终一副模样,若无其事的跟大家打了个招呼便上楼了。

  众人面面相觑。
 
  “所,所以说……”
 
  “你不用说了,这不是废话吗。”
  “哇,想不到丽日同学先开始了美妙的爱情。”

  绿谷又垂下头,周围女生们叽叽喳喳得似乎比当事人还要兴奋。

  当晚他抱着欧尔麦特的抱枕都失了眠,脑海里始终是下午训练时候的事情——

  很简单的四人一组的格斗技巧训练,轰和丽日抽到了对阵,绿谷和切岛在一旁观看。

  他那时候就觉得今天的轰有些不对劲,具体的话,应该是轰看丽日的眼神——就像是有时候他看轰一样。

   丽日为了防止脚底打滑,将过膝袜脱下来放在了一边,轰静静地看着她做完这一系列准备工作,淡淡开口。
  “你知道这样只会伤害一个人。”

  声音不大,语调也波澜不惊,大概除了轰和绿谷,谁也听不明白他在表达些什么。

  绿谷心头狠狠一颤,所有的猜疑都给出了答案。

  在不知道多少次闭上眼晴试图催眠自己失败后,绿谷不知道突然从哪儿涌出的勇气,他决定亲自问个明白。

  即便是亲眼所见,他也不死心。

  他还记得,轰在他面前,难得表现出了犹豫,再下定决心的神态,并对他说:
 
   “和我交往吧,绿谷。”

  他尚不明了自己的心意,感情这方面,他什么都还没开始了解。
  所以他落荒而逃。
 

  这次,不会再逃避了。
  即便,即便……

  他眼前又浮现出轰搂着丽日的样子。

  即便,要给出的是拒绝。

 
   “睡了吗?轰君。”
   绿谷轻轻敲了敲阳台的玻璃,至于为什么从窗子翻进来而不是走正门,绿谷给了自己不想吵到其他人睡觉这种理由。


  绿谷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声打扰了便推开阳台的玻璃门,正想进去却发现床上的轰已经醒了,坐在床沿望着他。

  绿谷悬空的腿迈出去也不是,收回来也不是,就这样像是被定格了一般。

  “你,你醒了……轰君。”

  “半夜偷偷溜进来,是想跟我一起睡吗?出久。”

  ?????
绿谷本来已经做好了千万种打算,偏偏没料到这一种。

  轰站起身走到绿谷身边,自然的搂上绿谷的腰将他拉到怀中。

  “夜里风凉,别站这儿了。”

  绿谷已经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他只知道轰现在的言行实在是太奇怪了,他慌乱将轰推开,只留下一句晚安便急急忙忙赶回了自己的寝室。

  他不但忘记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也忘了前一秒下的决心。

  他这次还是跑了。

 
 

  第二天清晨,绿谷对镜子说:
  “就当昨晚做了个噩梦,什么都没发生过!”
 
  接着打开门就看见了站在门外的轰。
  绿谷僵住。

  “早……啊。”
  “早,你昨晚没睡好?”
 
  睡得好才怪啊。绿谷腹诽,没敢往外走。“轰君,有什么事吗?”

  “等你起床。”绿谷不出来,轰就走进去将人搂过,顺便带上了门把。“现在没事了。”

  绿谷像是被轰推着走一样,打开一条缝看到了轰和绿谷走过的丽日,暗自松了口气。

 


“唔——就是这样,轰同学好像是中了什么个性,我前天晚上从轰同学的寝室路过的时候不小心将发卡掉了进去于是敲开了轰同学的门,然后他从早上开始就守着我……羞死了。”

  “绿谷君也是么?”

  “嗯……差不多吧。”绿谷挠了挠头,尴尬地带过。“我昨晚有点事情找轰君。”

  “这么说来,应该是轰君一天见到的第一个人就会把他当成自己的恋人——这样的个性了!还蛮有趣的嘛哈哈哈。”

   “你们在说什么?”
  轰走了过来,自然而然的坐在了绿谷旁边。

  “没有什么,就是……” 绿谷咬了咬下唇,既然不知道这个个性要持续几天,也不想看轰再对其他的人这样。 他附在轰耳边,轻声道,“今晚一起睡吧,轰君。”

    “……好。”

 
   “哇轰君居然笑啦!绿谷君你说了什么快告诉我!”
  “绿谷,不带这样的,还说什么悄悄话,不仗义。”
 

——end

这次废话写在后面,因为含有剧透情节。

  没想到第一次写小英雄相关竟然没有我的爆豪。
这个乱七八糟的脑洞源自我小宠物的一个梦,她昨天做梦我今天就写出来了,我实在是太勤快了(要脸吗啊

  她的梦完全是轰x丽日,她说自己完全不能接受太恐怖了,然后我绞尽脑汁在尽量不改变他梦的前提下搞了这么一篇有猫饼的文出来。
  如果就一句“你知道这样只会伤害一个人”的话凭我瞎几把扯的功夫还是可以扯偏的但是加上轰搂着丽日就……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于是还是用上了小英雄的老套惯用手法,将什么玩意儿都怪给个性了。
前半截基本上是她的梦的原本内容。
白止这女人真是个抖M,做个梦都能把自己雷踩得这么欢快。
 
我真的没有骰输,更没有连输三把。

太强了

白止:

?!

奥德丽先生♡:

m

安妮的橙子猫:

Keltham:

叶墨言:

颓插:

马了

san.芷羊:

太强了

🌟五氧化二凌🌙:

🐴!

腌·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

这什么?!!救星吗?!!!

💥一个恭而🍵:

哇手机可以做到吗😂🙏🏻不用每次上电脑了……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狄白】想不好名字

  师生梗,设定都在文里了。
  文风有点狗,带点搞笑向的。
  不得不说这样写文真是爽的一批

 

  “喂,我说。” 李白直接坐上狄仁杰干净得只摆了当堂课本的课桌,捏上狄仁杰的下颚。“你是老师还是我是老师?”
 
  “……老师,这样不太好吧。” 狄仁杰垂下眼睑,倒不是羞于跟李白对视,只是全部同学的眼神都齐刷刷的集中在他们身上,他实在没有勇气抬头。
 
  他为什么摊上这么个老师???说好听点叫不拘一格,直白点就是又不要脸又爱耍流氓。
  他的风流韵事校内传得可是风风火火,至于他为什么还能继续当老师,可能是因为他的才华实在太过惊人,学校还是费了好大劲儿才请动他老人家,本来就当个挂名,谁知他今年兴起,拍拍胸脯说既然是老师那怎么着也得教书吧,校长拗不过只得哭着答应了。
 
  很不幸,狄仁杰就是这届刚入学的学生之一。
 
  由于看不惯这位我行我素的老师,一身正气的狄仁杰五次三番对李白的言行加以批判。起初李白只随意敷衍着好好,再后面李白貌似存心逗他,在他说校内不准饮酒,身为教师更应该以身作则的时候将酒灌进他嘴里,还笑着说味道不错吧,差点没把狄仁杰气个半死;在被他不小心撞到女学生对自己告白的场合,女孩子羞愧得跑掉以后揽过还在小声嘀嘀咕咕什么这怎么可以的他故意压低声音在他耳边吹气,说你看人都跑了,要不把你自己赔我?再看他羞愤难当满脸通红的样子哈哈大笑……而现在,在狄仁杰没忍住又开口提醒李白可不可以把字稍微写小点整齐一点太潇洒了同学们看不懂的时候,李白眉毛一挑粉笔一丢,径直便向他走来。
 
  
   狄仁杰实在无路可退,他再怎么后仰也只能达到背抵上后桌的程度,李白那好看的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在他面前放大。

  不得不说李白那张脸的确让他怎么都讨厌不起来,所以说好皮囊确实是与生俱来的优势,尽管一身他看不惯的烂习惯,而对于李白的靠近,他竟然一点都不反感。
 
  甚至还有几分,期待?
 
  不过,期待归期待,像狄仁杰这种根正苗红的好学生是绝对不会允许在课堂上发生任何出格的事的——何况对象还是他自己。
  他抬起手将李白推开的瞬间,周围唏嘘一片。
 
  什么,原来期待的不止他一个吗。
 
 
  “哎呀呀,狄仁杰,不错嘛。” 李白也不生气,在他的表情里似乎从来没有发怒这个选项。 “美男关都过得了,很有定力。”
 
  狄仁杰敢肯定要不是他今天上午太过投入学习以至于忘了喝水而连口水都有点稀缺的话,他现在已经一口水喷在李白脸上了。
 
  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虽然他说的都是实话,但是吧,按常理来说这种操作是不会存在的。

  狄仁杰又忘了,李白怎么能用常理来衡量。
  他可是个现在喝酒还要用七十年代的酒葫芦,大路不走偏要飞檐走壁(翻墙),偶尔还骑个毛驴来学校的人。
 
  “老师,请您正常上课好吗?”
 
  “别这么严肃嘛,狄同学。” 李白站起身来拍拍狄仁杰的肩膀,回身往讲台走去。“语文呢,上的就是个情怀……”

下课铃不适时宜的响起,李白没说的话也就咽了,二话不说一拍讲台——“下课!”
 
  刚好是上午的最后一节,学生都跟饿了八百年的劳改犯一样冲出教室奔向食堂。

  李白象征性地收拾了一下东西——其实什么也没有,就一本教科书,他还从来没看过。抬头见狄仁杰还在座位上,空荡的教室只剩下他们两人。
 
  “狄仁杰,不走吗?”
 
  “老师这是在邀请我一起走吗?”

  李白瞥见狄仁杰眼底的笑意,心想这小子还学会顶嘴了,明明刚才还是一副撩拨就烧到耳根的模样。
  “是啊。”
 
  两人同路的段并不长,很快便到了岔路口,短暂的停顿之时狄仁杰抬起头,望向李白。
 
  “老师,不再试试美男计吗?”
 
  “同样的招数我可不会用第二次。”
 
  “但同样的招数第二次说不定我就中招了呢?”
 
  “……哦?”李白眨了眨眼。“那试试呗。”
 

—end
 
什么过渡都没有,我好尬呀
噢对了这就是我第二次赌输

【狄白】情月

打赌输了于是开始飙车,亲身经历告诉你们,珍爱生命,远离赌博。

在一位热心人士的帮助下智障少年终于弄好了链接,这次要是再翻车我就……就去肝yys了mmp

https://shimo.im/docs/ROGwjLlYthgqdOle

【平白】不知道什么名字

白止生贺1/X  X还没决定好,看我肝力了只有。
(没有肝力不存在的)
 
  一个草率的小短篇。
 
  大概就是幕府时期(我也不知道幕府时期是什么样子反正瞎几把乱设,就是有点动荡军阀横行这个样子差不多) 白马在英国,父亲很有势力,听说日本国内动荡,白马就偷偷一个人溜出来去了日本,结果一下飞机就被逮了,逮到他的那些小兵后面听说了他的身份非常的惶恐,找到他们的头头,年轻有为(能打)的服部平次去摆平,服部是那里地位很高的军官,的故事。
 
  背景比正文长系列,其实就只是想写这个场景。
 
  这个设定是白止的脑洞我借用一波。

  废话也比正文长系列

  【平白】正文

  即使隔着一道门,白马也能清楚的听见军靴厚重的鞋跟敲打在木制地板上的声音。
  他也不急,悠闲地搅动杯中漂浮的些许茶叶。
 
  门开了,虽然收敛了几分但仍旧可以从声音中听得出莽撞。
  “你就是白马探?”
 
  “那想必您一定就是这儿的长官了吧。”白马终于回头,却有些愣神。
  面前的男人皮肤黝黑,也不知道是晒的还是天生的,那日本人的标准身高却也能将军装衬得笔挺。而令白马惊异的是,那是一个非常年轻的面孔。他应该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白马想。
  年轻军官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懂交流的技巧,一副想要显得礼貌却又按耐不住的模样。白马也不着急,挂着标准的微笑等他开口。
 
  “……关于嗯,这件事情,我们深感抱歉。”
 
  本来他是打算就这样了结,毕竟他也不是那不讲理的人。不过看到那年轻军官的样子,却又忽然心生玩味。
 
  “令尊那边我们已经……”
  “好了。”
  白马站起身来,打断了男人如同背稿子、还背得不是太熟的讲话。
 
  “此次回国,本也就是听闻国内有些动荡。可没想到,竟然已经混乱到随便抓人的地步。
  男人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辩解,却又无法开口。
 
  “手下这般管教不严,想必上司也好不到哪儿去。”白马扬眉,又欺近几步。“直呼他人姓名,自己却不报上名号,可见一斑。”
 
  看那男人哑口无言的模样白马莫名的心情大好,不过也仅此而已了。刚刚确实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要他赶紧回去。想到这里,白马也不再拖延,径直往门外走去。
  “罢了,此次权当给你们提个醒,以后可得辨个是非分明后再行事。长,官。”
 

  “服部平次。”
 
  正与那人擦肩而过之时手臂被他反手擒住,下一秒脊背便狠狠地撞在了墙壁上。
 
  白马总算是知道这个不善言辞又如此年轻的人为何会当上这军官了。

  “我叫做服部平次。”服部压了上来,一只腿抵在白马双膝之间,手上的力道丝毫没有放松。
  “至于你刚才说的,我承认。但……”
 
  服部又凑近了些,逼得白马只能偏过头去。
  “你可得知道这是哪里,是谁的地盘。”
 
  “你……”
  白马自问在同龄人中已经算身体素质比较好的了,而在这人的钳制下却动弹不得。

  “你得清楚,我可不是因为害怕你家的势力才这样做。”服部压低声音,凑近白马耳边轻声开口。“强龙不压地头蛇。我甚至可以就在这儿把你给办了,你父亲也不敢拿我怎么样,小少爷。”
 
  白马如何也没想到从这人嘴里竟能吐出如此污秽不堪的话语,从小养尊处优家教良好的他虽然或多或少也听说过一些这方面的事情,但在他看来,面前这有着不过二十出头的脸的人,也该有与年龄相符的心智。
 
  羞愤交加让白马一时说不出话来,方才还在当做取乐一般调侃的年轻军官下一秒就压在了他身上像个地痞流氓一样调戏他。
 
  半晌沉默。

  “……放开我。”
  白马除了这句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服部刚才的话,他是一点都不想回应。
 
  服部倒也应言松了手,白马揉了揉已经起了红印的手腕,狠狠瞪了服部一眼便摔门而去,这个地方他一刻也不想再待了。
 
  “不送,小少爷。”
  服部提高了音调的声音还回荡在走廊,彰显着存在感。偷鸡不成蚀把米,下次要是逮到机会,一定不让他好过,白马想。
 
  下次。
 

用白止的电脑和板子爽了一把,第一次用电脑画画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虽然一坨狗屎但是我对自己超宽容的
耶x

【茨木】待君一人归


为了纪念凑齐茨宝宝的产物,无cp向。硬是要说,大概是我x茨木,吃我安利吗bushi

题目与内容无关。
晴明视角,私设遍地。

———————————
*
  我与他的初见,是在那百鬼夜行会上。
 
  这夜,形色妖怪出没于平安京大街小巷。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而我也一如既往似闲逛般游走于街市,眼神不经意瞟向四周,将各处发生的情景尽收眼底。
   妖多,隐患便大了。肩负着守护王都百姓的责任,我必须在场。
  不过这妖怪们的集会也挺有意思,偶尔遇到些新奇玩意儿,便停下来看看,也不失为一种消遣。
 
  我就是在这时遇到他的。茨木童子,那个白发大妖。
 
*
  未见其人,便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妖气。
 
  我持扇的手不自觉攥紧了些,仅仅是从这不经意流露出的妖气里我便能感觉到他的强大,若是他要此刻发难,我自问无可奈何。
  所幸他这流露出的妖气不像示威,也不带一丝威胁。
  反倒是,有些像未经处事的孩子不懂该如何收敛自己的锋芒一般。
 
  我的猜测没错。
  他从我正面走来,周遭小妖都因畏惧而躲得远远的,胆子大一点的也只敢在五米开外悄悄观望。
 
  冷冷清清一条街与这喧嚷的集会格格不入。
 
  他近了,一身威风凛凛的肩甲,一头直垂到膝的白色长发,乱糟糟的,似乎从未打理过一般。漆黑深邃的眸子里是不加掩饰的戾气与张狂,是个大妖。
  未曾听说过这大妖的名号,想必是第一次来这京都的百鬼夜行会,或许是在深山中待腻了,来这儿图个新鲜。
 
  “阴阳师晴明,幸会。”
 
   看到在我面前站定,我露出一个体面的微笑。
   而他似乎并不懂什么叫做礼貌,也并不打算自报名号,只是上下打量着我。
 
  过了一会儿他开口了:

  “喂,阴阳师,你看见过一个叫酒吞童子的妖怪吗?”

  酒吞童子,倒是略有耳闻。据说是那大江山的鬼王,统领着众多鬼将。不过那大江山离这平安京远的很,基本算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地方了,他怎会来此处寻人?
 
  “不曾。”
 
  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失望,几乎是在我开口否认的一瞬。这让我更加确信了他应该是初次出山——为了那名叫酒吞童子的妖怪。

“若是不介意告诉我他的样貌,这平安京内我或许可以帮你留意一下。”

  提起那酒吞童子,这大妖眼神中便闪烁着异样兴奋的光芒,我似乎无意间开启了他喋喋不休的属性,我听得不是很仔细,只从他的溢美之词中依稀记住了某些特征,是个持着巨大酒葫芦的红发大妖。
  那次对话就这样结束了,之后他去了哪里,我不知道,他口中的酒吞童子,我也未曾碰见。
 
  事情本该到这里就结束了。
 
*
  可我竟在某个闲适惬意的午后,在庭院里的樱花树下,记起了他。
  或许是记忆的潮海突然涌来,我甚至不清楚距我与他相见已经过了多久。
 
  我注意到面前摊开的宣纸上多了寥寥几笔略显粗糙却也隐隐看得出大致的轮廓,是他的样貌。
  准确的说,是他的背影,他披散的长发。
  因为我早已记不清他的样貌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想为他将这一头糟糕的头发好好梳理一下,再将它们规矩地束起来不至于让他看起来这般颓废。
 
  我也注意到我似乎想要写下他的名字,点下了第一笔却只有从笔尖渲染开来的墨汁。
  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阖眸,嘴角带上了一丝苦笑。
 
  “晴明大人。”
 
  听得一声熟悉的轻唤,我抬起头。
 
  树下那女子一袭红服,与满树樱花相得益彰。三尾狐,除了小白以外陪我最久的式神。
 
  “怎么,今日闲暇?”
 
  “只是觉得您看起来似乎有心事。”她莞尔一笑,走到我身边,目光自然下移至案前。
  “这是,茨木大人?”
  她带着几分惊愕出声,纤手轻掩娇唇。

  “你认识他?”
 
  “自然认得。大江山第一鬼将,威震八方,无人不晓。是个非常强大的妖怪。”
 
  “他叫,茨木?”
 
  “对,茨木。茨木童子。不过…晴明大人怎会与他相识?”
 
  “偶遇罢了,并无瓜葛。”
  的确如此。
 
  那个午后,她告诉了我许多,关于茨木童子的事情。
  ——尽管我并未开口询问。
 
  而随着会话结束,这次也真的该结束了。
  
*
  可我,现在竟踏上了寻他的征程。

  我依稀记起那个午后,夕阳洒下余晖,暮霭遮天,残阳如血。
  那话从我口中道出,突兀,却又像是酝酿已久。
 
  “…你可知,怎样才能寻他?”
 
  意料之外的,她并没有惊愕。
 
  她是个聪慧的女人。我想大概是她看出了某些,连我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端倪吧。
 
  “像晴明大人这般优秀的人,不论多么强大的式神想必都能随手统帅。茨木童子,他也不例外。您只需要像召唤我们一般,找齐那信物,便可将他收入麾下。只是……”她略微迟疑,“稍微有些困难罢了。”
 
  我当时不知她口中的稍微是何等程度,不过我想,无论有多么艰难,我也一定会出发的吧。
 
  我与他,确实就像是我自己所说那般,毫无瓜葛。
  可不知为何,心中有着某种执念。
  觉得这是我所必须要去做的事情,并且,一定要做到。
 
  足下是蜿蜒崎岖的山路,眼前是杂草丛生的灌木。

  回味起他在脑海中逐渐清晰起来的模样,凹凸的石子似乎也不再那么硌脚了。
 
 
  一朝闻君名,寤寐思君颜。
  前路且漫漫,此情长依依。
 
*end

——————————
   
  碎片集齐一个ssr,是我曾经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但是为了你,我做到了。
  我什么都不想要,从今以后,有你就够了,茨木童子。
  我会好好宠你,好好爱你。

——————————

*关于文中一些事情的注解

1.百鬼夜行会
纯属瞎扯

2.晴明与茨木初次相遇
私设,因为拿到茨木的碗是在百鬼夜行上,押了茨木还撒中了

3.晴明不知道茨木,而三尾狐却知道,并说“无人不晓”
用了晴明失忆梗。
 
4.你们看不到尬诗对不对,耶

不对应该是没有人看

不过没有关系,我自己爽就好

茨木是我的没有意见吧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