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

头像是偷@白止 的图

cp主吃个人中心向,雷不多。
李白茨木爆豪是我的小宝贝

雷不多的意思就是我可能会疯狂踩你的雷
除了all白all茨all爆不逆以外什么cp都可以吃

逆也是可以逆的,我就是这么随便

【轰出】


有轰茶情节,ooc,雷慎

  “你说,轰同学是不是在和丽日同学交往啊?”
 
  “啊?”饭田回过头,有些没反应过来。
 
  绿谷这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说漏了嘴,周围的女生全睁着好奇的眼睛围了过来,绿谷只得把头越埋越低,脸上的温度烫的惊人。

  “呐呐,绿谷君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跟我们说说嘛……!”

  “也……也没有,就……就是……”

  咔吱——

  众人齐刷刷的目光瞬间从绿谷转移到了推门而入的两人身上。
 
  丽日红着脸硬是推开了搂着她的轰,捂着脸飞快的便冲进了寝室。

  轰倒是始终一副模样,若无其事的跟大家打了个招呼便上楼了。

  众人面面相觑。
 
  “所,所以说……”
 
  “你不用说了,这不是废话吗。”
  “哇,想不到丽日同学先开始了美妙的爱情。”

  绿谷又垂下头,周围女生们叽叽喳喳得似乎比当事人还要兴奋。

  当晚他抱着欧尔麦特的抱枕都失了眠,脑海里始终是下午训练时候的事情——

  很简单的四人一组的格斗技巧训练,轰和丽日抽到了对阵,绿谷和切岛在一旁观看。

  他那时候就觉得今天的轰有些不对劲,具体的话,应该是轰看丽日的眼神——就像是有时候他看轰一样。

   丽日为了防止脚底打滑,将过膝袜脱下来放在了一边,轰静静地看着她做完这一系列准备工作,淡淡开口。
  “你知道这样只会伤害一个人。”

  声音不大,语调也波澜不惊,大概除了轰和绿谷,谁也听不明白他在表达些什么。

  绿谷心头狠狠一颤,所有的猜疑都给出了答案。

  在不知道多少次闭上眼晴试图催眠自己失败后,绿谷不知道突然从哪儿涌出的勇气,他决定亲自问个明白。

  即便是亲眼所见,他也不死心。

  他还记得,轰在他面前,难得表现出了犹豫,再下定决心的神态,并对他说:
 
   “和我交往吧,绿谷。”

  他尚不明了自己的心意,感情这方面,他什么都还没开始了解。
  所以他落荒而逃。
 

  这次,不会再逃避了。
  即便,即便……

  他眼前又浮现出轰搂着丽日的样子。

  即便,要给出的是拒绝。

 
   “睡了吗?轰君。”
   绿谷轻轻敲了敲阳台的玻璃,至于为什么从窗子翻进来而不是走正门,绿谷给了自己不想吵到其他人睡觉这种理由。


  绿谷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声打扰了便推开阳台的玻璃门,正想进去却发现床上的轰已经醒了,坐在床沿望着他。

  绿谷悬空的腿迈出去也不是,收回来也不是,就这样像是被定格了一般。

  “你,你醒了……轰君。”

  “半夜偷偷溜进来,是想跟我一起睡吗?出久。”

  ?????
绿谷本来已经做好了千万种打算,偏偏没料到这一种。

  轰站起身走到绿谷身边,自然的搂上绿谷的腰将他拉到怀中。

  “夜里风凉,别站这儿了。”

  绿谷已经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他只知道轰现在的言行实在是太奇怪了,他慌乱将轰推开,只留下一句晚安便急急忙忙赶回了自己的寝室。

  他不但忘记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也忘了前一秒下的决心。

  他这次还是跑了。

 
 

  第二天清晨,绿谷对镜子说:
  “就当昨晚做了个噩梦,什么都没发生过!”
 
  接着打开门就看见了站在门外的轰。
  绿谷僵住。

  “早……啊。”
  “早,你昨晚没睡好?”
 
  睡得好才怪啊。绿谷腹诽,没敢往外走。“轰君,有什么事吗?”

  “等你起床。”绿谷不出来,轰就走进去将人搂过,顺便带上了门把。“现在没事了。”

  绿谷像是被轰推着走一样,打开一条缝看到了轰和绿谷走过的丽日,暗自松了口气。

 


“唔——就是这样,轰同学好像是中了什么个性,我前天晚上从轰同学的寝室路过的时候不小心将发卡掉了进去于是敲开了轰同学的门,然后他从早上开始就守着我……羞死了。”

  “绿谷君也是么?”

  “嗯……差不多吧。”绿谷挠了挠头,尴尬地带过。“我昨晚有点事情找轰君。”

  “这么说来,应该是轰君一天见到的第一个人就会把他当成自己的恋人——这样的个性了!还蛮有趣的嘛哈哈哈。”

   “你们在说什么?”
  轰走了过来,自然而然的坐在了绿谷旁边。

  “没有什么,就是……” 绿谷咬了咬下唇,既然不知道这个个性要持续几天,也不想看轰再对其他的人这样。 他附在轰耳边,轻声道,“今晚一起睡吧,轰君。”

    “……好。”

 
   “哇轰君居然笑啦!绿谷君你说了什么快告诉我!”
  “绿谷,不带这样的,还说什么悄悄话,不仗义。”
 

——end

这次废话写在后面,因为含有剧透情节。

  没想到第一次写小英雄相关竟然没有我的爆豪。
这个乱七八糟的脑洞源自我小宠物的一个梦,她昨天做梦我今天就写出来了,我实在是太勤快了(要脸吗啊

  她的梦完全是轰x丽日,她说自己完全不能接受太恐怖了,然后我绞尽脑汁在尽量不改变他梦的前提下搞了这么一篇有猫饼的文出来。
  如果就一句“你知道这样只会伤害一个人”的话凭我瞎几把扯的功夫还是可以扯偏的但是加上轰搂着丽日就……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于是还是用上了小英雄的老套惯用手法,将什么玩意儿都怪给个性了。
前半截基本上是她的梦的原本内容。
白止这女人真是个抖M,做个梦都能把自己雷踩得这么欢快。
 
我真的没有骰输,更没有连输三把。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