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

头像是偷@白止 的图

cp主吃个人中心向,雷不多。
李白茨木爆豪是我的小宝贝

雷不多的意思就是我可能会疯狂踩你的雷
除了all白all茨all爆不逆以外什么cp都可以吃

逆也是可以逆的,我就是这么随便

【狄白】想不好名字

  师生梗,设定都在文里了。
  文风有点狗,带点搞笑向的。
  不得不说这样写文真是爽的一批

 

  “喂,我说。” 李白直接坐上狄仁杰干净得只摆了当堂课本的课桌,捏上狄仁杰的下颚。“你是老师还是我是老师?”
 
  “……老师,这样不太好吧。” 狄仁杰垂下眼睑,倒不是羞于跟李白对视,只是全部同学的眼神都齐刷刷的集中在他们身上,他实在没有勇气抬头。
 
  他为什么摊上这么个老师???说好听点叫不拘一格,直白点就是又不要脸又爱耍流氓。
  他的风流韵事校内传得可是风风火火,至于他为什么还能继续当老师,可能是因为他的才华实在太过惊人,学校还是费了好大劲儿才请动他老人家,本来就当个挂名,谁知他今年兴起,拍拍胸脯说既然是老师那怎么着也得教书吧,校长拗不过只得哭着答应了。
 
  很不幸,狄仁杰就是这届刚入学的学生之一。
 
  由于看不惯这位我行我素的老师,一身正气的狄仁杰五次三番对李白的言行加以批判。起初李白只随意敷衍着好好,再后面李白貌似存心逗他,在他说校内不准饮酒,身为教师更应该以身作则的时候将酒灌进他嘴里,还笑着说味道不错吧,差点没把狄仁杰气个半死;在被他不小心撞到女学生对自己告白的场合,女孩子羞愧得跑掉以后揽过还在小声嘀嘀咕咕什么这怎么可以的他故意压低声音在他耳边吹气,说你看人都跑了,要不把你自己赔我?再看他羞愤难当满脸通红的样子哈哈大笑……而现在,在狄仁杰没忍住又开口提醒李白可不可以把字稍微写小点整齐一点太潇洒了同学们看不懂的时候,李白眉毛一挑粉笔一丢,径直便向他走来。
 
  
   狄仁杰实在无路可退,他再怎么后仰也只能达到背抵上后桌的程度,李白那好看的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在他面前放大。

  不得不说李白那张脸的确让他怎么都讨厌不起来,所以说好皮囊确实是与生俱来的优势,尽管一身他看不惯的烂习惯,而对于李白的靠近,他竟然一点都不反感。
 
  甚至还有几分,期待?
 
  不过,期待归期待,像狄仁杰这种根正苗红的好学生是绝对不会允许在课堂上发生任何出格的事的——何况对象还是他自己。
  他抬起手将李白推开的瞬间,周围唏嘘一片。
 
  什么,原来期待的不止他一个吗。
 
 
  “哎呀呀,狄仁杰,不错嘛。” 李白也不生气,在他的表情里似乎从来没有发怒这个选项。 “美男关都过得了,很有定力。”
 
  狄仁杰敢肯定要不是他今天上午太过投入学习以至于忘了喝水而连口水都有点稀缺的话,他现在已经一口水喷在李白脸上了。
 
  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虽然他说的都是实话,但是吧,按常理来说这种操作是不会存在的。

  狄仁杰又忘了,李白怎么能用常理来衡量。
  他可是个现在喝酒还要用七十年代的酒葫芦,大路不走偏要飞檐走壁(翻墙),偶尔还骑个毛驴来学校的人。
 
  “老师,请您正常上课好吗?”
 
  “别这么严肃嘛,狄同学。” 李白站起身来拍拍狄仁杰的肩膀,回身往讲台走去。“语文呢,上的就是个情怀……”

下课铃不适时宜的响起,李白没说的话也就咽了,二话不说一拍讲台——“下课!”
 
  刚好是上午的最后一节,学生都跟饿了八百年的劳改犯一样冲出教室奔向食堂。

  李白象征性地收拾了一下东西——其实什么也没有,就一本教科书,他还从来没看过。抬头见狄仁杰还在座位上,空荡的教室只剩下他们两人。
 
  “狄仁杰,不走吗?”
 
  “老师这是在邀请我一起走吗?”

  李白瞥见狄仁杰眼底的笑意,心想这小子还学会顶嘴了,明明刚才还是一副撩拨就烧到耳根的模样。
  “是啊。”
 
  两人同路的段并不长,很快便到了岔路口,短暂的停顿之时狄仁杰抬起头,望向李白。
 
  “老师,不再试试美男计吗?”
 
  “同样的招数我可不会用第二次。”
 
  “但同样的招数第二次说不定我就中招了呢?”
 
  “……哦?”李白眨了眨眼。“那试试呗。”
 

—end
 
什么过渡都没有,我好尬呀
噢对了这就是我第二次赌输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