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

头像是偷@白止 的图

cp主吃个人中心向,雷不多。
李白茨木爆豪是我的小宝贝

雷不多的意思就是我可能会疯狂踩你的雷
除了all白all茨all爆不逆以外什么cp都可以吃

逆也是可以逆的,我就是这么随便

【平白】不知道什么名字

白止生贺1/X  X还没决定好,看我肝力了只有。
(没有肝力不存在的)
 
  一个草率的小短篇。
 
  大概就是幕府时期(我也不知道幕府时期是什么样子反正瞎几把乱设,就是有点动荡军阀横行这个样子差不多) 白马在英国,父亲很有势力,听说日本国内动荡,白马就偷偷一个人溜出来去了日本,结果一下飞机就被逮了,逮到他的那些小兵后面听说了他的身份非常的惶恐,找到他们的头头,年轻有为(能打)的服部平次去摆平,服部是那里地位很高的军官,的故事。
 
  背景比正文长系列,其实就只是想写这个场景。
 
  这个设定是白止的脑洞我借用一波。

  废话也比正文长系列

  【平白】正文

  即使隔着一道门,白马也能清楚的听见军靴厚重的鞋跟敲打在木制地板上的声音。
  他也不急,悠闲地搅动杯中漂浮的些许茶叶。
 
  门开了,虽然收敛了几分但仍旧可以从声音中听得出莽撞。
  “你就是白马探?”
 
  “那想必您一定就是这儿的长官了吧。”白马终于回头,却有些愣神。
  面前的男人皮肤黝黑,也不知道是晒的还是天生的,那日本人的标准身高却也能将军装衬得笔挺。而令白马惊异的是,那是一个非常年轻的面孔。他应该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白马想。
  年轻军官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懂交流的技巧,一副想要显得礼貌却又按耐不住的模样。白马也不着急,挂着标准的微笑等他开口。
 
  “……关于嗯,这件事情,我们深感抱歉。”
 
  本来他是打算就这样了结,毕竟他也不是那不讲理的人。不过看到那年轻军官的样子,却又忽然心生玩味。
 
  “令尊那边我们已经……”
  “好了。”
  白马站起身来,打断了男人如同背稿子、还背得不是太熟的讲话。
 
  “此次回国,本也就是听闻国内有些动荡。可没想到,竟然已经混乱到随便抓人的地步。
  男人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辩解,却又无法开口。
 
  “手下这般管教不严,想必上司也好不到哪儿去。”白马扬眉,又欺近几步。“直呼他人姓名,自己却不报上名号,可见一斑。”
 
  看那男人哑口无言的模样白马莫名的心情大好,不过也仅此而已了。刚刚确实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要他赶紧回去。想到这里,白马也不再拖延,径直往门外走去。
  “罢了,此次权当给你们提个醒,以后可得辨个是非分明后再行事。长,官。”
 

  “服部平次。”
 
  正与那人擦肩而过之时手臂被他反手擒住,下一秒脊背便狠狠地撞在了墙壁上。
 
  白马总算是知道这个不善言辞又如此年轻的人为何会当上这军官了。

  “我叫做服部平次。”服部压了上来,一只腿抵在白马双膝之间,手上的力道丝毫没有放松。
  “至于你刚才说的,我承认。但……”
 
  服部又凑近了些,逼得白马只能偏过头去。
  “你可得知道这是哪里,是谁的地盘。”
 
  “你……”
  白马自问在同龄人中已经算身体素质比较好的了,而在这人的钳制下却动弹不得。

  “你得清楚,我可不是因为害怕你家的势力才这样做。”服部压低声音,凑近白马耳边轻声开口。“强龙不压地头蛇。我甚至可以就在这儿把你给办了,你父亲也不敢拿我怎么样,小少爷。”
 
  白马如何也没想到从这人嘴里竟能吐出如此污秽不堪的话语,从小养尊处优家教良好的他虽然或多或少也听说过一些这方面的事情,但在他看来,面前这有着不过二十出头的脸的人,也该有与年龄相符的心智。
 
  羞愤交加让白马一时说不出话来,方才还在当做取乐一般调侃的年轻军官下一秒就压在了他身上像个地痞流氓一样调戏他。
 
  半晌沉默。

  “……放开我。”
  白马除了这句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服部刚才的话,他是一点都不想回应。
 
  服部倒也应言松了手,白马揉了揉已经起了红印的手腕,狠狠瞪了服部一眼便摔门而去,这个地方他一刻也不想再待了。
 
  “不送,小少爷。”
  服部提高了音调的声音还回荡在走廊,彰显着存在感。偷鸡不成蚀把米,下次要是逮到机会,一定不让他好过,白马想。
 
  下次。
 

评论(12)

热度(21)

  1. 白止今朝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